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頁 » AR資訊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2017年03月27日 08:21:19465650YIVIAN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1張

“我認識我自己嗎?”這是一個困擾過或將困擾每一個人的哲學問題。現在,面對VR行業的發展,好奇心讓我不禁想問:“你認識暴風魔鏡嗎?暴風魔鏡認識暴風魔鏡嗎?”

我在2014年涉足VR行業,記得從那時候起,暴風魔鏡就已經是一個備具爭議的團隊。甚至還曾有VR從業者與暴風魔鏡員工在微信群里上演“撕逼”大戰。

在2016年小米發布小米VR眼鏡的時候,我從微信朋友圈發現有不少對暴風魔鏡持批評態度的覺得小米VR不錯。當時我將小米VR與暴風魔鏡放在一起看,覺得這是一個令我費解的現象。

之后幾個月我與很多人談論過暴風魔鏡,希望能更深入地了解暴風魔鏡在大眾心中的印象。另外,在1月份CES期間,我還與暴風魔鏡CEO黃曉杰聊了將近兩個小時。最近則做了一份調查,希望進一步驗證我的想法。

在前期的訪談中,如果訪談對象是一個暴風魔鏡批判者,我都會詢問為什么會對暴風魔鏡有意見。所有我得到的答案基本上都可以歸納到三點:沒帶好頭;吹牛逼;產品不好。于是我又針對這三點做了一份調查,并通過微信、QQ和映維網一共回收了437分調查樣本。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2張

回收樣本主要來自廣東、北京,其次是上海、江蘇、浙江。根據調查結果,HTC Vive在中國VR行業內的品牌認知度最高,達到90.20%,其次是暴風魔鏡,達到84.40%。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3張

知道暴風魔鏡這個品牌的人群中有31.2%的人有過“暴風魔鏡應是中國VR行業領頭模范”的想法,有30.4%的人認為暴風魔鏡吹牛逼,有14.4%的人認為暴風魔鏡硬件產品質量差,有11.9%的人認為暴風魔鏡軟件內容質量差。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4張

經合并去重,滿足“沒帶好頭,吹牛逼,產品不好”(任意一項)的受訪者一共有193個,占知道暴風魔鏡這個品牌的人群(一共369個)比例為44.8%。也就是說幾乎一半的暴風魔鏡品牌認知用戶對暴風魔鏡有意見。

1. 沒帶好頭

暴風魔鏡瞎忙了點,花了那么多錢也沒弄出標準。

——某廣州訪談對象

記得在2014年,為演示了VR作品(過山車)給我的幾個好同學看,我買了暴風魔鏡第一代以及一臺1500元(我窮)左右的HTC手機。當時,我一個同學問我這個暴風魔鏡是不是屬于暴風影音那個暴風。

且不討論暴風魔鏡有沒有“領頭”這個能力,但31.2%的暴風魔鏡品牌認知用戶曾有過“暴風魔鏡應是中國VR行業領頭模范”的想法,也就是說幾乎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曾有過這樣的想法。作為一家創業個公司,為什么比例會這么大呢?我沒法探究其中原因,但我想這應該夾雜了很多因素。暴風影音曾經的品牌效應,暴風魔鏡的先發優勢,暴風魔鏡的廣告效應等等。

他們抱有的期望又是什么呢?

不同的用戶有不同的認知水平,但他們想要的結果是一樣——暴風魔鏡帶好頭。就好比,盡管天下父母分別有著不同的教育水平,但他們都希望各自的子女優秀。然而,子女具體怎么樣才能優秀,未必每一個父母都知道。同樣,暴風魔鏡怎么做才是領好頭,未必每一個對他抱有期望的用戶都知道。根據調查數據,接近三分之一對暴風魔鏡抱有領頭期望的用戶認為暴風魔鏡沒有成為領頭企業。

有這么多的用戶對暴風魔鏡抱有這么大的期望,暴風魔鏡知道嗎?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5張

在1月份CES期間,我與暴風魔鏡CEO黃曉杰交流了兩個小時。在交談中,黃曉杰屢次強調的是活躍用戶數量、市場前景,并未表達過任何要成為領頭企業的愿景。可能暴風魔鏡打心底有這么一個愿景,但我更相信沒有。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暴風魔鏡不是Oculus,沒法像Oculus那樣放肆地用人才、砸金錢培養生態,甚至在2016年下半年暴風魔鏡也因運營壓力而不得不進行業務拆分。所以,我想這里面形成了一個不對等的期望。或者說,這三分之一的人對暴風魔鏡的期望在開始之初就注定是面臨失望。

2. 吹牛逼

他們的產品也能吹上天!

—— 某微信訪談對象

從我個人偏見來講,我也不喜歡暴風魔鏡的吹牛。但從公司的公關宣傳來講,吹牛又是必備技能,成了你是牛逼,失敗了你是傻逼。然而,在我與黃曉杰的交流中我發現了更有意思的層面。

在我們2個小時的交流中,黃曉杰特別喜歡強調活躍用戶、指數增長,市場規模。在黃曉杰的大腦中,如果今年有20萬日活用戶,明年就會有40萬,后年就會有80萬。黃曉杰現在對外表達的是“2017年日活用戶可以到50~100萬”。如果CES上我沒有跟他聊過,我可能僅會覺得這是吹噓市場吸引眼球而已,但事實上那次交流讓我覺得黃曉杰對此深信不疑。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6張

對于我提出近幾年日活用戶可能不會像他所期望那樣翻倍地增長的想法,黃曉杰表示雖然存在可能性,但他還是相信他自己的判斷。我不知道暴風魔鏡的數據,但我認為可以從別的平臺進行對比參考。根據映維網統計的數據,Steam平臺從2016年8月份到2017年2月份這半年期間月活躍VR用戶增長僅35%左右,而且從2017年1月份開始月活躍用戶數出現“橫盤”的趨勢,甚至還有點下滑。

外界認為暴風魔鏡吹牛過頭的情況在暴風魔鏡內部可能僅僅是一種自信,或者也可以理解為“過度自信”。我詢問黃曉杰,如果在2016年初能有像我一樣“保守”地看待未來市場,會不會出現下半年業務拆分和部分裁員的情況。黃曉杰回答說可能不會。在2016年初,暴風魔鏡拿到了2.3億元人民幣的融資,隨后開始大規模地擴張,并且還投放了大量的廣告,給人的感覺猶如爆發就在下一年。

經過一年的實踐,暴風魔鏡開始收緊了腳步,但黃曉杰的心中VR藍圖仍然比較激進。

3.產品質量差

暴風魔鏡的產品不行

—— 某武漢訪談對象

2016年10月我在武漢第一次體驗了小米VR,在體驗小米VR前我咨詢了點暴風魔鏡的看法,并得到“暴風魔鏡產品不行,小米VR還可以”的反饋。接著我試了下小米VR,進入后VR世界在我的頭頂。我折騰了一會沒成功回正,于是就仰著頭玩了一會。后來我被告知是因為沒有校正。同樣的校正問題也發生在谷歌Daydream上,詳見文章《親歷CES展 AR-VR很流行但不亮眼》。當我反饋說小米VR不好,Daydream不好的時候,身邊很多人會質疑我,是不是沒有校正,是不是手機不行。

暴風魔鏡的元祖還是谷歌Cardboard。谷歌Cardboard好不好?從產品質量上講,谷歌Cardboard是最劣質。但考慮到谷歌的科技巨頭地位,很多人都會自發地為谷歌開脫責任,比如一個微信訪談對象說:“谷歌推行的內容是符合低端用戶需求,低端嘗新體驗的,或者說它清晰地將目標用戶的期望控制在很低的位置而不通過虛假炒作提高用戶期望。”

淺談暴風魔鏡的三大行業矛盾 AR資訊 第7張

如果你有認真留意谷歌的會議演講、公關宣傳稿,你會發現谷歌都會熱情洋溢地說“immersive”,“full immersive”,“revolutionary”。講真,Cardboard有沉浸感、革命性嗎?在2015年12月,Oculus創始人帕爾默·拉奇(Palmer Luckey)就有抨擊說谷歌Cardboard是在攪渾水。事實上,谷歌Cardboard的宣傳不亞于Oculus。根據谷歌趨勢指數,Cardboard的指數幾乎都是高過Oculus(非這波VR年代Cardboard的指數相對穩定在10左右)。在所有谷歌Cardboard的新聞稿中幾乎都有“revolutionary”這樣類似的贊美之詞,如果說“炒作”,Cardboard應該是遠遠高于暴風魔鏡。此外,谷歌做了很多對VR行業非常有貢獻的研究工作,而這些研究工作很多是用Oculus Rift和HTC Vive展開的。

回到文章最初,當我將小米VR與暴風魔鏡放在一起看,覺得“貶低暴風魔鏡抬高小米VR”是一個令我費解的現象。小米VR也是Cardboard類型,或者你更愿意說他是一款中國版“三星Gear VR”,但事實上還是一款高配版Cardboard,Daydream也是。

說句現實的話,這些產品的定位就是這個層次,目前沒法比擬三星Gear VR,更談不上高端VR。也有人說留給暴風魔鏡的時日不多了,手機廠商有優勢,可以深度定制化安卓操作系統,似乎分分鐘可以秒殺暴風魔鏡。但事實呢,硬件產品都是那個檔次,內容應用也都是那個檔次,而這個檔次還遠不及大眾用戶叫好的程度。小米VR賣了多少?有10萬嗎?即使10萬臺能賺多少利潤?好消息是,谷歌將推出全新的操作系統,深度優化了VR,而手機廠商現在做的手機系統深度制定化都將化為泡影。對,白忙乎了,錢也沒賺到,代碼也白寫了。

我認為,手機廠商現在最好的戰略就是占個坑,足夠了,待路圖清晰點了再發力。

那為什么還是有貶低暴風魔鏡贊美Cardboard的現象呢?我想這可能要回到本文討論的第一點。那誰能來改變這一局面呢?如果你不在相信暴風魔鏡,也許你可以寄托在HTC將在年底發布的移動端VR設備。

評論列表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